媒体专栏 Download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官仪与民俗的结合——明代婚礼作者:高尚举  房政伟  李金鹏      来源:彭门创作室 明代,由于历史的惯性,基本上延续唐宋元婚礼之制。官方依然主张平民百姓依《朱子家礼》纳彩、纳币、请期的仪礼做指导,以期来规范民间的婚俗。洪武元年便制定了社会各类人群的婚礼制度,凡庶人娶妇,男子年在十六岁,女子年在十四岁以上者,可以听任婚娶,并禁止民间指腹、割衫襟为亲。其婚礼有纳采、纳币请期、迎亲、拜舅姑、拜祖庙、婿拜岳父母六个环节。具体的“庶人纳妇”是这样规定的: 先遣媒氏通言。女氏许之。次命媒氏纳采纳币。至期、婿盛服亲迎。主婚者礼宾。明日、妇见祖祢毕。次见舅姑。婿往见妇之父母。 纳采是日夙兴,主婚者告于祠堂云:“某之子某、年已长成、未有伉俪、已议娶某郡某之女。今日纳采、不胜感怆!”( 若宗子自婚、则自告) 媒氏奉书及礼物往女家,至大门外,主婚者出迎媒氏。媒氏入门而右,主婚者入门而左,升堂,东西相向立。执事陈礼物于堂上及庭中,媒氏进诣主婚者曰:“吾子有惠,贶室于某,某亲某有先人之礼,使某请纳采。”主婚者对曰:“某之子蠢愚,又弗能教。吾子命之,某不敢辞。”从者以书进授媒氏,媒氏奉书以授主婚者,主婚者受书以授左右讫。延媒氏就次,执事者各彻礼物。主婚者遂奉书告于祠堂讫,出迎媒氏升堂。从者以复书进授主婚者,主婚者以授媒氏,媒氏受书以授执事讫,请退。主人请媒氏以酒馔,请从者于别室,皆酬以币。使者复命婿家。婿家复告祠堂。纳币请期其日,婿氏主婚者备书及礼物于庭,媒氏省视讫,遂奉书及礼物至女家。主婚者出迎,媒氏入门而右,主婚者入门而左,升堂,东西相向立。从者陈礼物于堂及庭中,媒氏进诣主婚者前曰:“吾子既修好于某、某使某来成礼。”主婚者曰:“备礼有加,敢不重拜。”从者以函书授媒氏,媒氏以...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传统婚姻礼俗的新发展——唐宋婚礼 下作者:孟继新  李筱  韩振    来源:彭门创作室 《梦梁录》载:婚娶之礼,先凭媒氏,以草帖子通于男家。男家以草帖问卜,或祷签,得吉无克,方回草帖。亦卜吉媒氏通音,然后过细贴,又谓“定帖”。帖中序男家三代官品职位名讳,议亲第几位男,及官职年甲月日吉时生,父母或在堂、或不在堂,或书主婚何位尊长,或入赘,明开,将带金银、田土、财产、宅舍、房廊、山园,俱列帖子内。女家回定帖,亦如前开写,及议亲第几位娘子,年甲月日吉时生,具列房奁、首饰、金银、珠翠、宝器、动用、帐幔等物,及随嫁田土、屋业、山园等。其伐柯人两家通报,择日过帖,各以色彩衬盘、安定帖送过,方为定论。然后男家择日备酒礼诣女家,或借园圃,或湖舫内,两亲相见,谓之“相亲”。男以酒四杯,女则添备双杯,此礼取男强女弱之意。如新人中意,即以金钗插于冠髻中,名曰“插钗”。若不如意,则送彩缎二匹,谓之“压惊”,则姻事不谐矣。既已插钗,则伐柯人通好,议定礼,往女家报定。若丰富之家,以珠翠、首饰、金器、销金裙褶,及缎匹茶饼,加以双羊牵送;以金瓶酒四樽或八樽,装以大花银方胜,红绿销金酒衣簇盖酒上,或以罗帛贴套花为酒衣,酒担以红彩缴之。男家用销金色纸四幅为三启,一礼物状共两封,名为“双缄”,仍以红绿销金书袋盛之,或以罗帛贴套,五男二女绿,盛礼书为头合,共辏十合或八合,用彩袱盖上送往。女家接定礼合,于宅堂中备香烛酒果,告盟三界。然后请女亲家夫妇双全者开合,其女氏即于当日备回定礼物,以紫罗及颜色缎匹,珠翠须掠,皂罗巾缎,金玉帕椋七宝巾环,箧帕鞋袜女工答之。更以元送茶饼果物,以四方回送羊酒,亦以一半回之。更以空酒樽一双,投入清水,盛四金鱼,以箸一双、葱两株,安于樽内,谓之“回鱼箸”。若富家官户,多用金银打造鱼箸各一双,并以彩帛造像生葱双株,挂于鱼水樽外答之。自送定...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传统婚姻礼俗的新发展——唐宋婚礼 中作者:孟继新  李筱  韩振     来源:彭门创作室 宋因唐俗,六礼依存,民间只是有所变异,纳采、问名、纳吉以“过帖”“下定”代之。从史料上看,宋时的婚礼出现了三套模式,一是官方主导的《政和五礼新仪》;一是儒家引导的《朱子家礼》《书仪》;三是民间流行的《东京梦华录》《梦梁录》。三套模式多有共通之处,“议婚”成为首选项,官方颁布的繁琐刻板,等级严明;儒家引导的古今兼容,有减有增;唯民间《东京梦华录》《梦梁录》最接地气,民俗气息更加浓酽。《东京梦华录》载:凡娶媳妇,先起草帖子。两家允许,然后起细帖子,序三代名讳,议亲人有服亲、田产、官职之类。次檐(“担”之意,作者注)许口酒,以络盛酒瓶,装以大花八朵、罗绢生色或银胜(头饰的一种,作者注)八枚。又以花红(红绸,作者注)缴檐上,谓之“缴檐红”,与女家。女家以淡水二瓶,活鱼三五个,筯一双,悉送在元酒瓶内,谓之“回鱼筯”。或下小定、大定,或相媳妇与不相。若相媳妇,即男家亲人或婆往女家。看中,即以钗子插冠中,谓之“插钗子”;或不入意,即留一两端彩段,与之压惊,则此亲不谐矣。其媒人有数等,上等戴盖头,着紫背子,说官亲宫院恩泽;中等戴冠子,黄包髻,背子,或只系裙,手把青凉伞儿,皆两人同行。下定了,即旦望媒人传语。遇节序,即以节物头面羊酒之类追女家,随家丰俭。女家多回巧作之类。次下财礼,次报成结日子,次过大礼。先一日,或是日早,下催妆冠帔、花粉(化妆之物,作者注),女家回公裳(公服,作者注)、花幞头之类。前一日,女家先来挂帐,铺设房卧,谓之“铺房”。女家亲人有茶酒利市(喜钱,作者注)之类。至迎娶日,儿家以车子或花檐子发迎客,引至女家门,女家管待迎客,与之彩段,作乐催妆上车檐,从人未肯起,炒咬(吵嚷之意,作者注)利市.谓之“起檐子”,与了然后行。迎客先回至儿家...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传统婚姻礼俗的新发展——唐宋婚礼 上作者:孟继新  李筱  韩振    来源:彭门创作室 唐宋时期的婚礼形式中,六礼(即周汉婚礼中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六个步骤)不再是人们遵循的唯一标准,各个方面皆有所增减。其实,在隋代,纳采的礼品就比较直观了。皇室自皇子王以下九品,纳采用羔羊一只、雁一只、酒黍稷稻米面各一斛;庶人减半。隋朝的这种礼俗,基本上代表了后世婚聘轻礼重意的情形。唐代虽然沿用六礼,但婚娶过程中增加了许多新的内容。如“催妆”之俗,即女方出嫁须得男方多次催促,才梳妆出阁。首先表现在上层社会,如陆畅所作《奉诏作催妆诗》:“云安公主贵,出嫁五侯家。天母亲调粉,日兄怜赐花。催铺百子帐,待障七香车。借问妆成未,东方欲晓霞。” 这些新的习俗大多源于北朝。唐人段成式的《酉阳杂俎》中,有关唐代婚礼习俗是这样描述的,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彼时的婚俗特色。卷一《礼异》北朝婚礼,青布幔为屋,在门内外,谓之青卢,于此交拜。迎妇,夫家领百余人,或十数人,随其奢俭,挟车俱呼新妇子,催出来,至新妇登车乃止。(此“催妆”之习俗,作者注)婿拜阁日,妇家亲宾妇女毕集,各以杖打婿为戏乐,至有大委顿者。(此“下婿”之习俗,作者注)律有甲娶,乙丙共戏甲。旁有柜,比之为狱,举置柜中。复之,甲因气绝,论当鬼薪。(此“闹婿”之案例,作者注)近代婚礼,当迎妇,以粟三升填臼,席一枚以覆井,枲(xǐ 大麻的雄株)三斤以塞窗,箭三只置户上。妇上车,婿骑而环车三匝(zā 周、圈)。女嫁之明日,其家作黍臛(huò 肉羹)。女将上车,以蔽膝覆面。妇入门,舅姑以下悉从便门出,更从门入,言当躏(lìn 重蹈)新妇迹。(此“躏新妇迹”之习俗,作者注)又妇入门,先拜猪枳及灶。娶妇。夫妇并拜,或共结镜纽。又娶妇之家,弄新妇,...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六礼行毕,姻亲既结——简述周至汉的婚礼仪程作者:孙永选 郭耀 田豪强    来源:彭门创作室 成文于汉代的《仪礼·士昏礼》,记载了完整的周代婚礼仪程,分有六个步骤。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后世称之为“六礼”。纳采。即男方派媒向女方提亲,若女方同意,男方须备礼至女方求婚之仪。问名。即男方派人问女子之名,以卜吉凶。纳吉。即男方卜得吉兆,备礼告知女家之仪,寓意婚姻始定。纳征。即男方在纳吉后,送聘礼于女方,以成婚礼之仪。请期。即男方卜得迎娶吉日,备礼告于女家之仪。亲迎。即婿亲到女方迎娶之仪。此“六礼”具有彼时的时代特色,即重卜、重媒、重父母之命,具有凝重感,孔子的春秋时期依然。《礼记·曾子问》中就有嫁娶情景描述:“嫁女之家,三日不息烛,思相离也;娶归之家,三日不举乐,思嗣亲也。”此时婚礼的尚淳朴、安详。起初,此六礼未必适用于民间,但至汉时,整个汉民族以此为蓝本普遍采用开来。 附:周代《士昏礼》昏礼。下达。纳采,用雁。主人筵于户西,西上,右几。使者玄端至。摈者出请事,入告。主人如宾服,迎于门外,再拜,宾不答拜。揖入。至于庙门,揖入;三揖,至于阶,三让。主人以宾升,西面。宾升西阶。当阿,东面致命。主人阼阶上北面再拜;授于楹间,南面。宾降,出。主人降,授老雁。摈者出请。宾执雁,请问名,主人许。宾入,授,如初礼。摈者出请,宾告事皆。入告,出请醴宾。宾礼辞,许。主人彻几,改筵,东上。侧尊甒醴于房中。主人迎宾于庙门外,揖让如初,升。主人北面,再拜,宾西阶上北面答拜。主人拂几授校,拜送。宾以几辟,北面设于坐,左之,西阶上答拜。赞者酌醴,加角柶,面叶,出于房。主人受醴,面枋,筵前西北面。宾拜受醴,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赞者荐脯醢。宾即筵坐,左执觯,祭脯醢,以柶祭醴三,西阶上北面坐,啐醴,建柶,兴,坐奠觯,遂拜。主人...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传统婚礼简述作者:孙永选  韩振  郭耀    来源:彭门创作室 中国人历来特别重视“婚姻”事宜,因为它是联结两姓之好、繁衍后代的重要形式。婚礼,古往今来是人生礼俗中的最为重要之礼,也是家庭乃至家族中的大事。古人认为,家族的繁衍生息与血统的延续,离不开产生子嗣的婚姻之礼;国家的人丁兴旺与经济发达,也与民间婚事密不可分。故而,“婚礼”在历史进程中有着很强的社会属性。人类自从蒙昧状态逐渐进入原始文明后,就由乱婚、群婚过渡到一夫一妻的婚姻形式,慢慢地形成了约定俗成的“婚礼”。初始的婚礼,由于没有文献记载我们不得而知,大概是两家或两个部落在一起聚一下吧。抢婚则不在其列。至于“伏牺制嫁娶,以俪皮为礼”的传说,不足为信史,但或许有着历史的影子,否则夫妇被称之为“伉俪”从何而来?据唐杜佑《通典·第十八天子纳妃后》载:“夏亲迎于庭,殷于堂。周制限男女之岁定婚姻之时,亲迎于户。”可知我国第一代王朝就有了婚礼的雏形,到西周时期其礼制渐已完备。至此,我国传统婚礼的仪程固定并延续传承下来,无论历史上如何变故,其仪大可分为婚前礼、正婚礼、婚后礼三个阶段。传统婚礼是我国传统文化精粹之一,大红花轿、热闹而庞大的迎亲仪仗队、拜天地、掀盖头,身穿“凤冠霞帔”“状元服”,这就是传统婚礼中的火红场景。“婚姻”一词,古代有多种含义:一、婚姻针对婿与妇而言,主要指“夫妇”。郑玄《礼记·经解》:“婿曰昏,妻曰姻。”而《小雅·我行其野》有“不思旧姻”、《邶风·谷风》有“宴尔新昏”之语,后人以为皆指“夫”与“妇”。又如《小雅·车辖》云:“觏尔新昏,以慰我心。”《毛传》云:“新婚为季女。”二、婚姻指夫妇间的结合关系。孔颖达说,其好合之际,谓之昏姻。陈鹏《中国婚姻史稿》以为:“盖男女以礼嫁娶,因嫁娶而好合,故嫁娶之礼...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女子的成人之始——笄礼 下作者:彭庆涛 高天健 曹煜帆    来源:彭门创作室 皇家有皇家豪气,华丽至极,平民百姓只能望而生叹,万不能及。于是,司马光及朱熹出场了,他们为一般平民量身定做一套笄礼。故而,就有了司马光的《书仪》以及朱熹的《朱子家礼》,它们都有专门的笄礼仪程。《朱子家礼》中的笄礼继承了司马光所构拟的士庶女子笄礼仪程,更具有操作性:女子许嫁,即可行及笄礼。如果年已十五,即使没有许嫁,也可以行笄礼。下面,我们来看一下《朱子家礼》中记载的笄礼仪程:女子许嫁笄(年十五,虽未许嫁亦笄)母为主(宗子主妇,则其中堂。非宗子而与宗子同居,则于私室与。宗子不同居则如上仪。)前期三日戒宾,一日宿宾。(宾亦择亲姻妇女之贤而有礼者为之。以笺纸书其辞,使人致之。辞如冠礼,但子作女,冠作笄,吾子作某亲或某封。凡妇人自称于己之尊长则曰儿,卑幼则以属于夫党;尊长则曰新妇,卑幼则曰老妇;非亲戚而往来者各以其党为称,后放此。)【辞曰:“来日儿(夫党、新妇、老妇)将及笄于女某,若某亲某封某之首。吾女将涖之,敢宿。某上某人。”】陈设。(如冠礼,但于中堂布席如众子之位)【设盥帨于厅事如祠堂之仪,以帟幕(幄中坐上承尘,帟幕,帷幄的意思)为房于厅事东北,或厅事无两阶,则以垄画而分,之后放此。】厥明陈服。(如冠礼,但用背子、冠笄)【皆以卓子陈于房中东领,北上。酒注、盏盘亦以卓子陈於服北。背子、冠笄各以一盘盛之,蒙以帕,以卓子陈与西阶下。执事者一人守之,长女则布席于阼阶上之东少北,西向;次女则少西,南向。】序立。(主妇如主人之位,将笄者双紒、衫子,房中南面。)宾至,主妇迎入升堂。(如冠礼,但不用赞者,主妇升自阼阶。)【宾者入告主妇,主妇出门左,西向再拜。宾答拜主妇。宾从之入门,分庭而行,揖让而至阶,又揖让而升。主妇由阼阶,先升,少东西向。宾由西阶继升,少西东向。摈筵于东序...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10 - 03
点击次数:
女子的成人之始——笄礼 上作者:彭庆涛 高天健 曹煜帆    来源:彭门创作室 “笄礼”是古代流行的一种女孩成人仪式,它与男孩子的“冠礼”一样,历来深受先民的重视,故有“昏姻冠笄,所以别男女也”之说(《礼记·乐记》)。《礼记·内则》云:“(女子)十有五年而笄”,如此,当时及笄的年龄应该是在十五岁时。《仪礼·士昏礼》云:“女子许嫁,笄而醴之,称字。”如此说来,女子出嫁之前,必须举行及笄礼。如果没有及笄的过程而出嫁,则被认为是“非礼”。需要说明的是,笄礼之初仅限于贵族阶层,并不涉及平民百姓,所谓“礼不下庶人”是也。正是在贵族的影响下,逐渐发展形成了全民性文化行动,下层“庶民”也自觉加入笄礼的行列。谁家愿意放弃女儿成人的礼节,再穷,制作一把竹子的“笄”,还是比较容易的不是?然而,由于平民既没有社会地位,也没有话语权,所以他们女儿们的及笄仪程难以载入史籍。即便如此,因有着极高的参与率,笄礼俨然成为中华民族礼仪体系的一部分,虽然历史上几经衰落。从史料中可以看出,早在西周时期,先民们就为即将成年的女子举行笄礼仪式,其目的是要提示她们:从此将由一个在家庭中毫无责任的孩子,转变为正式跨入社会的成年人。只有承担成人的责任、履践美好的德行,才能成功地扮演一个合格的社会角色。当然,不同的社会阶层,社会地位高低不同,其礼的内容细节必然有着差异,或隆重,或简约,但认真的态度与期望值应该是一样的。笄,《说文》解为:“簪也。从竹,开声”。《篇海》说,“妇人之笄,则今之簪也。本作筓”。笄为一种饰件,用来固定发髻,本来是根细长的竹签子,一头锐,一头钝,钝的一头有突出的装饰,称为首部,笄的首部简单朴素。笄是发簪家族的鼻祖,后来的簪、钗等皆是在笄的基础上发展而来。《通典》载:“笄冠有成人之容。”所以说,这是人生的质变,成长的美丽。对此,有学者...
257页次6/33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