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专栏 Download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8 - 28
点击次数:
孟 母 仉 氏敖翔 曹帅 邹鲁之地,素来是礼仪之邦,也是为世人瞻仰的孔孟之乡。除了曲阜孔林和邹城孟林之外,曲阜城南13公里处的“孟子故里”凫村东侧的马鞍山麓,还坐落着一座受人敬仰的陵墓,这便是孟母林。孟母林,是亚圣孟轲父母及部分后裔的家庭墓地。林门前,有一条长143.5米的林道,顺林道入林,北行折西不远,有一红墙环绕的院落,四周松柏环抱。前有大门楼一座,院内正中建享殿三间,是祭孟子父母的地方,始建于北宋景祐年间。清乾隆九年(1744年)博士孟衍泰重建。殿内原有孟母塑像端坐于木雕神龛内,旁有孟子七十三代孙孟庆棠重修享殿的石碑一幢,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立。享殿后院,树有神位碑,上刻楷书“启圣邾国公端范宣献夫人神位”。碑立于清代乾隆年间,碑前有石制供桌、香炉等。孟母,仉氏,鲁国人.人们对孟母并不陌生,尤其是《三字经》中“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由于她教子有方,不但为中国历史上养育了一位伟大的思想家,自己也名垂青史,与三国骂曹的徐庶之母、南宋刺字的岳飞之母并称为“贤良三母”。那么,除了“孟母三迁”的典故外,孟母仉氏,这位中华民族的良母典范,她的一生中又经历了哪些故事呢?孟父是一位怀才不遇的读书人,他为光耀门楣,离别娇妻稚子,远赴宋国游学求仕。三年后,他没有带来封妻荫子的荣耀,却给仉氏送来晴天霹雳的噩耗。从此孤立无援的孟母开始了坎坷的人生旅途。丧夫是一件极其悲痛而不幸的灾难,但孟母仉氏却是位贤淑又独立的女性典范,没有改嫁,独自一人教育失去父爱的孟轲。而马鞍山山麓坟茔如林,不时会看到丧葬的情景。年幼的孟轲看到频繁的丧葬后,常常与其他的孩子一同模仿大人们的跪拜和哭嚎。哭笑不得的仉氏便把家从凫村迁到了十里外的庙户营村,这里却是一个“日中为市”的交易集市。仉氏担心孟轲从此染上市井商贾锱铢必较的习气,最终又将家迁到了学宫旁。那间房屋虽然简陋之至,周围却墨香随蝶舞,书...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7 - 26
点击次数:
鎏金千佛曲阜塔孟继新  周敬鹏  王广恒 曲阜是孔子和儒学的诞生地,历史上是受儒家文化浸染最深的地方,社会与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深深地打上了儒家文化的烙印。但佛教自东汉末年传入中国以来,逐渐和本土文化相融合,发展壮大,曲阜作为儒家文化的发源地与大本营,也留有大量的佛教文化遗存,其中最著名的要数鎏金千佛曲阜塔。鎏金千佛曲阜塔为明代铸造,铜质,外饰鎏金。塔高1.5米,直径0.45米。塔呈八角形,是标准的十三级浮屠(十三层),底大上小,内空,由底至上逐层递减收分。系由塔顶、塔身和塔座三部分合成,塔顶镶嵌之珠原为鎏金铜珠,现为后配木制宝珠。塔身层层飞檐,檐上层脊挑角外伸,上饰龙头走兽,兽嘴有透孔,原挂有风铃。檐下饰以斗拱,每层每面各铸有凸出的坐佛五尊,均盘腿拱手正面端坐。最下层的前面开有门洞,和城门相似,门两侧各有假门一座,门扇左右合闭,门扇饰以门钉五排,每排五钉,并饰以门环,门左右两侧各设圆柱一根,柱上铸有浮出的盘龙戏珠对舞升腾。下层后面铸有坐佛36尊,左右两面各铸坐佛35尊。通体没发现题字。因塔上雕刻佛像众多,号称“千佛塔”。千佛塔造型优美,通体鎏金闪耀,铸造技术精湛,代表了明代铸造工艺的最高水平。鎏金千佛曲阜塔原是衍圣公府的旧藏,在城内南堂庙地藏庵存放,南堂庙是圣府的香火院。衍圣公府内宅也建有佛堂、供着佛像。在府外还建有娘娘庙、观音庙、玉皇庙等多种庙宇。从明代到清代,尤其是康熙、乾隆以后,还以衍圣公府的名义捐修了几处香火院。逢年过节,衍圣公夫人或夫人派女仆代自己到香火院去进香。在城关附近有十一处香火院属于衍圣公府管理。所谓衍圣公府“香火院”,就是每年每月由衍圣公府供应香火费,庙宇损坏由衍圣公府负责维修,也有时化缘募捐一部分维修费。南堂庙是主持尼姑的庙宇,位于城内鼓楼南街。南堂庙坐南向北,前后三院,两大殿,大门、二门和配房供奉的是地藏王菩萨。据《孔府档...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7 - 18
点击次数:
曲阜九仙山彭庆涛 刘欢 王广恒 世人皆知泰山为五岳之尊,矗立于齐鲁大地,镇守华夏东方。它历经千年,显尽巍峨之气魄;风雨如晦,着尽深沉雄浑之姿态。慕名而来,拾级而上者,恒河沙数。时至今朝,每逢假日,往来游客摩肩接踵,络绎不绝。而就在距离泰山不远,南下六十里处,便是另一个迥异的自然新气象,这里距离城市路程遥远,群山连绵,无噪杂的人群,更无熏天的香火,唯有岩壑纵横山间,泉涧交汇与乱石,林茂草美,鸟雀争鸣,行人零星,脚步散散漫漫,静谧清闲,山间着实流露出一种质朴淡雅的气息,此地便是九仙山,被称为曲阜的“小泰山”。九仙山这一奇妙的名字源于一个美丽的传说,据说王母娘娘在天庭用蟠桃邀请天地三界神仙,各路仙人竞相敬以仙酒,王母娘娘大醉九九八十一天。九位仙女趁王母醉酒酣睡之机,悄悄相邀下凡来到人间,仙女们朝游九仙山,暮宿九女堂,采野外香果,饮山间清泉,每次必到天池沐浴,玩的不亦乐乎,最后九仙女留恋人间的美好便化为九座山头永驻人间。九仙山百千壑溪泻于池,岸边绿柳拂披,果木成林,桃李色彩斑斓。特别是桃花,红艳似火,据老者说是九仙女从天宫蟠桃园采摘而来的……朴实而智慧的百姓们很喜欢为美丽的地方增加梦幻的奇丽想象,这种锦上添花的心情显示出当地人民对九仙山的喜爱。除了那些浪漫的故事,九仙山还有很多它少为人知的一面。最为突出的便是在上古时期祭天地仪式中的作用。祭天地是华夏民族最隆重、最庄严的祭祀仪式,起源与上古时期。祭天仪式通常由“天子”主持,是人与天的“交流”形式。通过祭天地来表达人们对于天地滋润、哺育万物的感恩之情,并祈求大地母亲负载百姓安康,天帝保佑华夏子民。九仙山在古代曾担任过这种“使命”。在《史记·封禅书》引管仲言:“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七十二家,而夷吾所记者十有二焉。昔无怀氏封泰山,禅云云;虙羲封泰山,禅云云;神农封泰山,禅云云;炎帝封泰山,禅云云;黄帝封泰山,禅亭亭;颛顼...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7 - 18
点击次数:
孟仲子墓刘国成  尚树志  王彬     孟子所处的战国时代已距今两千年,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孟子的后人围绕孟母墓结冢而葬,  形成了庞大的家族墓群,这就是今天的孟母林。在孟母墓南的20米处,还有一座墓,墓前有碑,石碑较新,碑上刻有行书“新泰伯孟仲子墓”几个字,下署“二零零六年清明孟蒙书”,可知石碑是孟氏后人新立。此碑与其他的石碑相比,要大许多,碑额高100厘米、宽114厘米、厚36厘米,碑身高241厘米、宽106厘米、厚31厘米。碑首正中还刻有正书“亚圣”二字,浮雕二龙戏珠,回纹边饰。按石碑的规格,足见墓主孟仲子应是孟氏家族中地位很高的人。    查阅史籍,发现关于孟仲子的记载比较混乱,有人说新泰伯孟仲子是孟子的从弟,也就是现在说的堂弟。但在《三迁志》、《孟子世家谱》“二代仲子,三代睾。”明确记载,孟仲子就是孟子的儿子,是孟氏二世祖,而孟睾是孟子的孙子,是孟氏三世祖。    在明《邹志》中,记载孟仲子时是这样说的:“孟子之从昆弟也,有要孟子造朝之事。按仲子,赵岐注谓孟子从弟,朱子因之。《孟子世谱》则谓是孟子之子,序为二代。谓尝从公孙丑学。于文定《府志》又谓孟子子睾,从公孙丑学。而《世谱》又以睾为三代,不知何据。”很显然,孟仲子是“孟子从弟”的学说,是沿袭的赵岐的观点。赵岐虽是东汉经学家,他著有《孟子章句》,是今存《孟子》的最早注本,但他的孟仲子系“孟子从弟”观点,没有详细的出处,后人对此都很质疑,而孟氏的后人,仍尊孟仲子为孟氏二世祖。可见这墓中的人应该就是孟子的儿子。    孟子是战国时期儒家的代表人物,被后人尊为“亚圣”,受母亲的影响,孟子对爱子的教育也是很严厉的。孟仲子自...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7 - 15
点击次数:
曲阜陵城路阳  郭云鹏 陵城位于曲阜市西南部,始建年代已不可考,也无显著遗迹,仅陵城之名沿用至今。1979年,陵城村民孔庆金在“为女桥”下挖出一通石碑,上刻“大唐南陵”。由此可知在唐时,此地已经名为南陵,史传为尧王之南陵所在。宋《鲁国之图》对此处亦有图示,名陵城,且已具规模。尧作为古五帝之一,和陵城有着不解之缘。《史记正义》载:“尧都平阳,葬成阳。”《竹书纪年》曰:“惠成王十九年,齐田聆及宋人伐我东鄙,围平阳。”此即为鲁东之平阳。另有《元和郡县志》记:“尧祠……在兖州瑕丘南,洙水之右。”《滋阳县志》载尧祠“在县城东七里,今属曲阜县”。《滋阳乡土志》又谓尧祠“在(陵城)郭家村,汉熹平四年建,宋治平元年重修”。清修《兖州府志·祠庙志》云:“尧祠在(兖州)城东七里,不详所创。唐翰林李白有尧祠诗,宋学士李昉有尧祠碑记。”此四款均称尧祠在曲阜兖州之间,位置几近于陵城之址。又见《泗水县志》、《泗水地名志》均载泗水有尧山,又名无影山,“世传为尧王之坟墓”。陵城作为名人故里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秦汉时期名南陵,唐代诗人李白曾寄居于此,为其庄园。《阙里志·古迹》载:“李白故居在曲阜城西二十五里,其门前临沂水,又西泗、沂交汇处,拥沙如山,呼为沙丘。”李白《送萧三十一之鲁中兼问稚子伯禽》:“我家寄在沙丘旁,三年不归空断肠。”“沙丘”一带恰是李白一家居鲁间居住地,即今陵城附近。当地学者王云珠考证,李白《客中行》:“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即居鲁郊游南陵时所作。据考,至今当地居民“南”“兰”发音互转。又传,时有一小村名玉兰村,与南陵相邻,后连为一体,各取一字改名兰陵。旧即有明代《兰陵故址》碑,立于陵城村东天齐庙内。此外,陵城还有一位历史名人,那便是明鲁荒王。相传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鲁荒王朱檀在邹县尚寨设行宫,常...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7 - 15
点击次数:
曲阜孔庙十三碑亭路阳  郭云鹏 孔庙十三碑亭位于孔庙大成门前、奎文阁后,即孔庙的第六进院落。在这条东西狭长的院落内,矗立着十三座古色古香的碑亭。这些亭子式样基本相同,均为汉白玉基座,方形砖木结构,平面三间见方,明间开敞,稍间砌墙,两层檐歇山顶,覆黄琉璃瓦。由于建造年代有一定距离,各亭风格也稍有差异,例如金、元碑亭形式略微古朴,清代碑亭则规格较高,稍显豪华。十三碑亭是金、元、清三代帝王为保存唐、宋以来祭孔、修庙的五十余座石碑专门建造的,碑文多为历代帝王撰书,习称“御碑亭”。每座亭内陈列着体积、形态不同的石碑,不同的碑面镌刻着汉文、八思巴文(元代蒙古文)、满文等文字,真、草、隶、篆书体俱全。碑刻有封建皇帝追谥、加封、祭祀孔子和修建孔庙的记录,也有祈求孔子神灵保佑其封建统治的文书,还有帝王将相、文人学士谒庙的诗文题记。十三碑亭也因此成为我国政治史、思想史及文字发展史中刻在石头上的文献。整个碑亭布局南八北五,东西排列,栉次鳞比。道南的八座亭中,以靠近奎文阁的中间两座构建最早。这两座金代碑亭约建于金明昌二年至六年(1191年-1195年)的大修工程中,是孔庙现存最古老的建筑之一。位于东侧的两座碑亭分别建于元朝至元五年(公元1268年)和元朝大德六年(公元1302年)。其余九座碑亭为清代所建。道北5座碑亭为御制碑亭,西起第二、第三亭分别建于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和二十六年(1687年),始建时为绿琉璃瓦,雍正二年(1724年)雷火时被延烧后又重建,改为黄瓦。西起第一亭、第四亭为雍正大修工程时所建,第五亭为乾隆十三年(1748年)新建。其余4座则为遣官致祭碑亭。 金代碑亭,斗拱豪放、布置疏朗、结构精妙,保持宋式营造特点。十三碑亭中较早的两通碑刻就位于南排开东起第六座金代碑亭中。一通是立于唐高宗总章元年(公元668年)的“大唐赠泰师鲁先圣孔宣尼碑”,一通...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7 - 15
点击次数:
《孔府档案》案例刘岩 彭庆涛 林庙守卫百户,自康熙帝钦设成立以后,百户衙门内每每发生命案总能以自身的强势大事化小,这在官官相护的封建时代人们似乎早已适应。纯洁的心灵在封建道德伦理的说教下,只有剩下孤独的善良,人们大都迷失了自我。故而,在《孔府档案》内百户衙门许多离奇事件里,价值取向定会有失偏颇,命案故事也愈发地扑朔迷离。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七月二十六日,在百户衙门又发生了一起蹊跷的自杀案件。虽然过程看似简单明了,但事发原委复杂曲折,处理过程让人费解疑惑。为了力求还原案件的真实,我们暂且把有关人物及其关系做一扼要介绍。此案共涉及主要人员有:自杀者佃户魏相德,其子魏炳祥;林庙百户胡正勤,与魏父子同乡;四品执事官孔广栋(尊称:贻燕堂九爷),孔广栋的管家王豫。让我们一起穿越时空,走进曲阜那迷茫昏暗的公元1790年。乾隆五十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天刚蒙蒙亮,曲阜城内大多数的人们乘着凉意还在睡梦中。一居住于东门里名吴继钊的人,身背粪篓沿街四处寻视着,他并非为了市容清洁,而是生活所迫为之。彼时虽然被后人称之为“盛世”,但凡凡众生还是为了生计而努力操劳,不辞辛苦早晚奔波。此时城门还未打开,路上行人无几,显得格外冷清。早晨丝丝凉意让吴继钊有些兴奋,沿鼓楼街(旧时为东西向)缓缓向百户衙门方向走去。突然,他发现百户衙门大堂前有人形物体悬于一槐树下,难道是护卫丁员练功沙袋不成?好奇心驱使他上前一看究竟。那是什么沙袋,分明就是一具面目可憎的死尸,吴继钊害怕极了,连忙奔往西关向曲阜县衙禀报。史料记:“(接到报案后)敝县当即带领吏、仵亲赴尸所”。以此看来,时曲阜知县李维本处理此案是认真正规的。仵(wǔ),在此为现代意义的法医,或搬运尸体工。《清会典·刑部》:“凡斗殴伤重不能重履之人,不得扛抬赴验,该管官即带领仵作亲往验看。”经一番调查,死者为魏相德,邹县北湖庄人,衍圣公府的四品执事...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7 - 15
点击次数:
大成殿孔子塑像服饰路阳  郭云鹏 《左传·定公十年》云:“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中华向来以“衣冠上国”之称著名于世。作为至圣先师的孔夫子对服饰更是尤为注重,他曾说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从这话可以看出,孔子十分重视服饰习俗。汉服是右衽,北方少数民族是左衽,正好相反。孔子从发式和衣冠的不同来区分文明和野蛮,可见衣冠在孔子心目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所以服饰不仅仅是一种衣物,而且有着更为高远的文化和象征意义。孔子一生仕途坎坷,在鲁国做了几个月的司寇就被迫下野出走,栖惶于各国之间,以仁政德治游说诸侯,以冀实现自己治国平天下的抱负。可惜终因“道大难容”,不为当世所用。史家司马迁虽将其列入世家,位等诸侯,却仍称他为布衣,大概就是他生前只能以“逢掖之衣,章甫之冠”为常服的缘故。这种装束虽然不同于平民百姓,且被后儒誉为“圣贤法服”,但毕竟算不上当时的正式官服。即以司寇而论,也只能是冕无旒、衣无文、裳刺黻而已。司马迁予以布衣之称,基本上符合孔子的实际身份。后世孔子地位不断升迁,其庙像服饰也几经变换,这直接显示出历代统治者对孔子不同程度的尊崇。以服誉人也就成为封建帝王独特的尊孔方式。汉代以后,儒学独尊,孔子才得以称圣称师,爵之以公,歆享庙祀。先时的木主在后来易之以偶像,但其服饰尚无显著变化。无论绘画或雕塑,大概仍和生前的打扮差不多,汉代成都文翁石室的孔子像即为“衣逢掖之衣,冠章甫之冠”的形态。后有魏文帝曹丕诏称:“昔者仲尼资大圣之才,怀帝王之器,当衰周之末而无受命之运,乃退考三代之礼,修素王之事。”唐玄宗开元二十七年,诏“追谥孔子为文宣王,出王者衮冕之服以衣之”,这才开了为孔子易服的先例。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赐文宣王庙桓圭一,从上公之制,冕九旒服九章”,孔子身份大变,位极人臣。但仍只是秩列上公的王爵,所以其服饰并未超出为臣的待遇。...
155页次6/20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