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专栏 Download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9 - 17
点击次数:
(圣迹图 孔子太庙问礼)曲阜已失的重要古代建筑(三)彭庆涛 倪毅锋 三、鲁太庙鲁太庙是鲁国的宗祖庙,与鲁国的故宫连体,其建筑规模已经无从查考。鲁国商时为奄,据《竹书纪年》载,商第十八王南庚曾在曲阜建都。公元前11世纪,以奄国为代表的拥商势力,纠聚邻邦徐戎、淮夷,与管叔、蔡叔一起,趁周在东方立足未稳之际,拥戴商纣王的儿子武庚发动叛乱,险些颠覆了西周新政权。周公率大军东征,历时三年苦战,于成王三年(前1044年)镇压了叛乱,史称“周公践奄”。奄国敢与西周政权抗衡,说明其国力的强盛和丰富的人文基础。还因为它保持了完整的夏商文化底缊而仍具有东方文明的核心地位。   周公东征胜利后,将奄国国君流放于薄姑,在奄国旧地建立了鲁国,鲁国与奄国疆域、国都等同。“封周公旦于少昊之虚曲阜,是为鲁公,周公不就封,留佐成王”(《史记•鲁周公世家》),由周公长子伯禽赴鲁就国,鲁自周公始,至顷公二十四年(前249年)被楚所灭,历34世800余年。鲁国在周初大分封时位列各诸侯国之首,受封待遇优厚,享有特权。《左传•定公四年》记伯禽替父“封于少昊之虚,”不仅“帅其宗氏、辑其分族”(即率领本宗族的大宗,集合其他小宗),而且还“将其类丑”、“因商奄之民”,即统领所属的“殷民六族——条氏、徐氏、萧氏、索氏、长勺氏、尾勺氏……使之职事于鲁,以昭周公之明德。”其疆土广大,北及泰山之下,东过龟蒙、南包凫、峄诸山,加之附近的若干小国,都是它的附庸。并还分得了“大辂、大旂、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即良弓),……祝、宗、卜、史、备物、典策、官司、彝器。”即赏赐周王室所拥有的辂车、龙旗、青铜器等最高级别的宝器,以及各种历史典籍,具备天子礼乐建制的人员和条件。成王十四年,“周公薨,成王赐鲁以天子之乐礼之,立太庙。”鲁国享有两大特权:一是以天子仪效祭文王,以后稷配享;二是祭祀周公可用天子礼乐。在礼仪和规格上与周天子几近相...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9 - 17
点击次数:
(曲阜火神阁)曲阜已失的重要古代建筑(二)彭庆涛 倪毅锋 二、牛首亭《后汉书·郡国志》载:“鲁国,古奄国。有大庭氏库。有铁。有阙里,孔子所居。有牛首亭。有五父衢。”“牛首亭”是纪念炎帝之迹。或为炎帝所创之台榭。《史记·索隐·补遗·三皇本纪》:“炎帝神农氏,姜姓,母曰女登,有娲氏之女,为少典妃,感神龙而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因以为姓。火德王,故曰炎帝,”“初都陈,后居曲阜,立一百二十年崩,葬长沙。”《尚书·正义》孔颖达疏曰:“神农母曰女登,有神龙首感女登而生炎帝,人身牛面。”“人身牛面”或“人身牛首”是中国传说历史中人神感应的神话之一,原始祖先们大都具有类似的虚应故事,这说明当历史迈进父系文明的初期,在相当一个时期保留着母系血缘的纽带,人们刚刚脱离“知母不知父”的母系文明时代,世界各民族文明发展史上大抵都有人神感应的传说时代。因传说炎帝神农制耒耜,种五谷,始创农业,故以牛人合和来作为神话历史标示,此所谓“人身牛面”或“人身牛首”是也。其所创之台榭,故以“牛首亭”称之。《史记·索隐》载神农“断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用,以教万民,始教耕,故号神农氏”。《皇王世纪》载:炎帝“相土田燥湿肥硗,兴农桑之业,春耕夏耘,秋获冬藏,为台榭而居,治其丝麻为之布帛。” 《白虎通》记:“古之人民皆食禽兽肉,至于神农,人民众多,禽兽不足,于是神农因天之时,分地之利,制耒耜,教民农耕,神而化之,使民宣之,故谓之神农。”《周易•系辞下》载:神农“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以上记载神农炎帝的丰功伟绩,当然这业绩包含着或者说肯定体现了对原始先民们经过长期劳动探索做出的原始发明的人格化的因素,但这种人格化的结晶是通过一种记忆符号将先民们的足迹记录下来,而纪录先民足迹人格化的符号,肯定有其承载能力和承载资...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9 - 15
点击次数:
宋代鲁国之图(局部)曲阜已失的重要古代建筑(一)彭庆涛 倪毅锋 曲阜,有许多让我们感到骄傲的地方,这里有多类文化资源,其中古建筑是曲阜尤为重要的突出亮点。广为人知的算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庙宇——孔庙,天下第一家——孔府、世界上最大的家族墓地——孔林等等;还有颜庙、周公庙、少昊陵、尼山书院、洙泗书院等等国家级、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曲阜还有历史上已失的许多古建筑不太为人所知,这些建筑,曾在中国历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建筑符号意义。如中国历史记载中的第一座宫殿——大庭屋庐;中国历史记载的第一座台榭——牛首亭;西周时期鲁国的宗庙——鲁太庙;西汉时期最著名的宫殿建筑群——灵光殿;宋代最著名的道教建筑群——景灵宫等等。这些已失的建筑或建筑群,有的仅有遗址可循,有的只有通过文献记载的碎片链接才能知道它们曾经确实地存在过。一、大庭屋庐、大庭氏之库大庭屋庐是中国历史上有记载以来的第一个建筑物,它始建于传说时代的太昊时期,太昊的“昊”字从日从天,谓日出光明之意,为东方“太阳”部族崇拜的领袖。故《帝王世纪》云“继天而生,首德于木,为百王先。帝出于震,未有所因,故位在东方。主春,象日之明,世称太昊”。自先秦成书的《世本》、《吕氏春秋》等著将太昊、伏羲连称,视为一人,后世便合二为一,惯称太昊伏羲氏。《尚书·正义》注云:“包羲氏三皇之最先,风姓,母曰华胥,以木德王,即太皞也。”《淮南子·天文篇》称:“东方木也,其帝太昊,其佐句芒,执规而治春。”《时则篇》又说:“东至日出之次,扶木之地,青土树木之野,太昊、句芒之所司者万二千里。”《吕氏春秋·孟春纪》高诱注:“太昊伏羲氏,以木德王天下,死,祀于东方。”不难看出,太昊处于东方是无可置疑的。刘道原《通监外纪》:“太昊命大庭为居龙氏,造屋庐。”这是大庭屋庐曾经存在的直接证据,如果《通监外纪》存疑的话,可以对比其他文献资料:《...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9 - 14
点击次数:
孔子先祖(下)孟继新 郭兆东     《孔子编年》说,叔梁纥是一个“以勇力闻诸侯”的“武士”。叔梁纥以勇力闻诸侯,在历次的作战中骁勇善战,勇猛果敢,立下了赫赫战功之后,才被世人所膺服。这一点史籍中记得清楚。根据《左传》的记载,叔梁纥曾先后在鲁襄公十年(前563年)和鲁襄公十七年(前556年)参加了两次战争,特别是襄公十七年击退齐人的战斗,不但保住了国土防邑,在军事上也有力地打击了齐国的扩张气焰。在这次战争结束归来时,叔梁纥已是六十三岁左右的人了,可谓“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不过,令叔梁纥头痛的是,自己虽然南征北战,屡立战功,但至今后嗣乏人。眼看着自己已垂垂老矣,却没有一个像样的儿子来继承祖业,延续香火。随着年龄日益增大,他不得不考虑娶妾生子的问题。    有据可查的是,叔梁纥先有妻施氏,生九女没有儿子。后娶妾生了一个儿子孟皮,是个有足病的跛子。孟皮跛足,既不能胜任祀事,也不能继承父业。于是便要再娶,以期生一个像样而又体面的儿子,继承自己。因此,便有了叔梁纥求婚于颜家的事。这一求婚过程,被《孔子家语》完整而生动地记述下来。《孔子家语·本姓解》记其事曰:“颜氏有三女,其小曰征在。颜父问三女曰:陬大夫虽父祖为士,然其先圣王之裔也。今其人身长九尺,武力绝伦,吾甚贪之。虽年长性严,不足为疑,三子孰为之妻?二女莫对,征在进曰:‘从父所制,将何问焉。’父曰:‘即尔能矣。’遂以妻之。”     颜征在即是孔子的母亲。关于孔子的出生,向来迷雾重重,众说纷纭,存有多种说法,是一个难解的历史之谜。这其中流传最广的便是“野合”说。由于司马迁持此论调,导致信服该说的人较多。《史记· 孔子世家》说:“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何谓“野合”?唐人司马贞作过...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9 - 14
点击次数:
孔子先祖(中)孟继新 郭兆东之前的殷商王室和宋国贵族都是以“子”为氏,而“孔”字真正开始作为姓氏,则要追溯到孔父嘉——这位在孔族发展史上不得不提的人物。《文庙祀典考》引江永语曰:“圣师之所以为孔氏,实由孔父嘉始。孔父,字也。嘉,名也。后世以字为氏。”孔父嘉是孔子的第六代先祖,在他这里,发生了几个标志性变化。首先是“五世亲尽,别为公族”,自成一系。这是人口增殖,枝脉繁衍的自然结果,也是东周时代的惯例。其次,是从他开始,孔氏始有了族姓。而更加令人瞠目的是,在孔父嘉这一代,曾经上演过一幕惊心动魄的惨剧。孔父嘉的父亲正考父,是宋戴公、成公、宣公三朝佐命大臣,地位显赫而持久,他既是一位谦柔退守的政治家,也是一位注重礼乐、熟悉历史的诗人。《国语·鲁语下》说:“正考父校商之名颂十二篇于周太师。”也许孔父嘉是由于子因其父荫,很快也进入了宋国的政坛上层,历任宋穆公、殇公两朝大司马,享有与其父同样的地位。成了一个权倾朝野,炙手可热的人物。孔父嘉不但掌管邦政,而且还拥立废夺之权。这一点《左传·隐公三年》有载,穆公欲使贤者居君位,指示孔父嘉不要立其子冯。为了使宣公之子与夷顺利地继承国君之位,宋穆公还下令自己的儿子冯离开京都,到郑国去。这年八月,宋穆公卒,孔父嘉便拥立了与夷为宋国之君,这就是宋殇公。殇公即位,孔父嘉有拥立之功,在朝中的地位是可想而知的。而孔氏在宋国的荣耀,也将止步于此了。当时,宋国对外战争频繁,民众不堪忍受,太宰华父督趁机散布谣言,攻击孔父嘉。制造舆论,鼓动臣僚发动政变。在政变中,华父督先杀死了孔父嘉,接着杀死了殇公,并从郑国迎回了宋穆公的儿子冯做了宋国国君,这就是宋庄公。这是一次重大的政治事件,也是宋国历史上继鲋祀弑炀公之后第二起弑君事件。事见《左传·恒公二年》。从此以后,孔氏家道很快衰落了。不过问题来了,为什么华父督先杀孔父嘉,而不是先杀殇...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9 - 14
点击次数:
孔子先祖(上)孟继新 郭兆东 孔子,作为中国两千年来辉煌灿烂的儒家文化的最高代表,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成为了“至圣先师”“万世师表”;在今天,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符号,“世界文化名人”之首。他一直是后代人瞩目的对象,其身世也历来为人们所乐于探寻。孔子的先人可以一直上溯到华夏民族的始祖黄帝,这是为历次编修的《孔子世家谱》所证明了的。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临死前七日,因梦见自己“坐奠两柱之间”,故而对子贡说自己是殷商后人。事实的确如此。“孔”字原不作为姓氏使用,孔子本姓“子”氏,为殷商苗裔。史籍记载,黄帝生有二十五子,其中得姓者有十四人,共十二姓。有名玄嚣者,为黄帝正妃嫘祖所生,得姓“已”氏,他就是“少昊金天氏”。玄嚣之子名蟜极,蟜极生帝喾,继颛顼而有天下,史称“高辛氏”。帝喾之子名契,辅佐大禹治水有功,帝喾命他为司徒,敷“五教”,封于“商”,赐姓“子”氏,成为殷商的始封祖。黄帝距孔子四十七世,契距孔子四十三世。这说明,孔姓拥有高贵的血统。根据《孔子家谱·序跋宗图》里的详细记述,孔子祖先系统治中原六百年之久的殷商王族。周灭商后,周武王封商纣王的庶兄,商朝忠正的名臣微子启于宋。微子,名启,《史记·宋微子世家》因避汉景帝刘启之讳,而写成微子开,周代宋国的始祖。孔子先祖为宋国贵族,第一个可考的人便是微子。故孔氏家族的史典谱牒中,追述先代世系,均把微子列入其中。如《孔子家语》云:“孔子,宋微子之后。”微子启是殷纣王的同母庶兄,其母原是商王帝乙之妾,生下微子启、微仲衍以后,才被立为后,不久又生了受辛。依吉制,受辛应为嫡子,其二兄均为庶子。因此帝乙死后再议继位时,便立了受辛。当时人们称他为帝辛。他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暴君殷纣王。纣王在历史上向来以暴虐著称,“酒池肉林”“炮烙之刑”等惨绝人寰之举,彻底动摇了经营几千年的殷商王朝的根基。微子启见纣王的行径残酷,政...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9 - 10
点击次数:
孔子之师(下)——老聃、苌弘、项橐郭云鹏  刘佳亮 西周是礼乐文明的典范,但是孔子所处的时代,礼崩乐坏,关于礼和乐的学问很少有人熟知了。孔子试图传习周礼以整饬这扭曲和偏离的社会。于是他遍访礼乐之师,有一次便去了周,拜访到了老子和苌弘。问礼老聃《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南宫敬叔对鲁昭公说:“我愿随孔子一同去周。”鲁昭公赐他一辆车子、两匹马和一名童仆。据说此番去周他们见到了老子,并且深入探讨了礼的问题。告辞之时,老子欲赠孔子一言:“我听说富贵的人都是用财物送人,品德高尚的人则用言辞赠人。我不是富贵之人,无物为赠,只能假当品德高尚之人,用言辞来为你送行。我想说的是:‘聪明深察的人常常受到死亡的威胁,那是因为他喜欢议论别人的缘故;博学善辩识见广大的人常遭困厄危及自身,那是因为他好揭发别人罪恶的缘故。做子女的忘掉自己而心想父母,做臣下的要忘掉自己而心存君主。’”关于孔子与老子是否有过交集,有人在时代和年龄上提出了疑问。但在先秦典籍中,道家学派的《庄子》、儒家学派的《礼记》以及综合各家学派的《吕氏春秋》,都有他们两个交往的相关记载。此外,汉代的《韩诗外传》和《潜夫论·赞学》也都采纳了“仲尼学乎老聃”、“孔子师老聃”的说法。《礼记》中的《曾子问》,有三则是孔子自述“吾闻诸老聃曰”,还有一则说到“吾从老聃助葬于巷党”。有学者认为:“现传《礼记》编定于汉朝,儒道两家的对立已甚为明显。著《曾子问》中的四个故事,非传自先秦儒家之旧,则汉初儒家又何肯将其杂入,以长他人的志气呢?”南京夫子庙现藏有一方河南出土的南朝时期所制的孔子问礼图碑,说的就是这个故事。访乐苌弘《大戴礼记》谓:“孔子适周,访礼于老聃,学乐于苌弘。”圣人无常师,孔子在周考察期间,还拜访了著名的音乐大师苌弘,并向他请教乐理。据《国语》载,苌弘是周敬王的大臣刘文公的大夫。苌弘见到孔子后,认为孔子生有...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 - 09 - 10
点击次数:
孔子之师(上)——郯子、师襄郭云鹏  王凡  郑双 孔子作为儒家学派的创始人,不仅仅是伟大的思想家,还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他首创私学,打破了“学在官府”的局面,弟子三千,各有所成。《礼记·文王世子》记载:“凡始立学者,必释奠于先圣先师。”历代帝王对于孔子的教育贡献亦多加褒封,隋文帝开皇元年(581年)追尊孔子为“先师尼父”,唐高宗乾封元年(666年)追尊孔子为“太师”。明世宗嘉靖九年(1530年),厘定祀典,认为“尊孔子者,尊其道也,道之所在,师之所在也”(《阙里文献考·卷十四》),故尊孔子为“至圣先师”。清朝康熙皇帝专门为孔子御制一通“至圣先师”石碑,1684年还亲至孔庙拜祭,手书“万世师表”匾额。如今,台湾、香港等地将每年9月28号的孔子诞辰日定为中国教师节。那么,被尊为“至圣先师”的孔子又有过哪些老师呢?先来看看孔子关于“师者”的一些谈论: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论语·述而》)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论语·为政》)子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论语·述而》)所有这些足可见孔子是一位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圣贤。他的弟子子贡也曾谈到孔子不师常师,贤者皆可以为师。《论语·子张》:“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孔子曾想以具备贤德的古帝古王为师,《中庸》载:“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这就和孟子把自己当做孔子的“私淑弟子”(《孟子·离娄上》:“予未得为孔子徒也,予私淑诸人也。”)一样。《论语》阐述尧舜禹的就不下十章,第二十篇之名即为“尧曰”,可见一斑。但先贤已远,已不能及,孔子现实...
154页次3/20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