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专栏 Download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7 - 05
点击次数:
衍圣公服饰郭云鹏  孟继新 服饰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在汉代儒家的正统地位确立之前,就为“礼”所约束。作为上层建筑的表现形式之一,中国古代服饰的发展由最早的遮羞敝体这样简单的实用功能演变为社会阶层和地位的表现。因此,在豪门大族那里,服饰就是显贵的代名词。孔子嫡系后裔衍圣公,在明代的待遇极为优厚,爵位秩同一品。朝廷在赐予衍圣公品级的同时,也赐予相匹配的服饰。因此,孔府里得以保存下一批明代衍圣公的官服,这批官服经过漫长的历史岁月,保存至今,显得弥足珍贵。它的存在,使人们能较完整地、较系统地了解明代官服形制。此外,这批官服的另一特点是:全部是传世之物。今天,见诸于世的明代服装,尤其是官服,多为墓葬出土。像孔府这样能私家保存至今的现象,实属鲜见。孔子后裔衍圣公在明代,之所以受到很高的待遇,是缘自明代的尊孔崇儒政策,而这些政策的始制定者,就是明代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朱元璋虽出身贫苦,但他深知要夺取天下和治理天下,都离不开孔孟之道。正如他自己所说 :“圣人之道,所以为万世法。吾自起兵以来,号令赏罚一有不平,何以服众?武定祸乱,文治太平,悉此道也。”(《典故纪闻》卷一)“靖难之役”后,夺得皇位的成祖朱棣,为了端正人之心术,止息邪说暴行,统一思想。他经过与谋士们斟酌,决定刊刻行世《四书五经大全》和《性理大全》,朱棣在御制序里反复强调儒风教化,序中还把孔子称为“圣人”。不难看出,孔子已被统治者奉为人之楷模了。出于“爱屋及乌”之心,对孔子的后代,统治者出于尊孔的目的,也给予一些特别的待遇,为了表示对孔子子孙的特别眷顾,有时皇帝还特别敕下圣旨,予以褒奖。明代统治者,不但给孔子裔孙以特别眷顾,赐予爵位和服色,往往还另外赐予他们其他官阶和名号。如五十六代孔希学授资善大夫;六十四代孔尚贤赠太子太保;六十五代孔胤植晋太子太保,又晋太子太傅。明代是一个非常注重服饰制度的朝代。为了便...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7 - 05
点击次数:
孔氏家族藤杖郭兆东  孟继新 何谓族权?简言之,族权意指宗法制下族长对家族的支配权力。在血缘和地域的纽带下,以姓氏为表征,在共同祭祀祖先和神灵的活动中,族权形成了一系列有条不紊的规制。对于曲阜孔氏而言,即是曲阜县治内孔子后裔这一庞大家族的支配之权。这威严的族权的象征物,便是一支藤杖。先来说说孔氏族长的渊源。族长始设于宋代。《东家杂记》中说,崇宁三年(1104 年),徽宗诏定:“至圣文宣王之后特与亲属一名判司簿尉,令孔若虚具名闻奏。今后事故,即最长人承继。”孔若虚推荐了本家最长进士、时任乘氏县主簿的孔宗哲,获皇帝任命,授阶迪功郎,正八品散官。金代承袭宋代旧制,元代时已无官阶,但许以冠带。而作为象征物的那支藤杖的来历,则要追溯到明洪武元年(1368年),系朝廷钦赐孔氏族长之物,令其主持孔氏家族内部的事务。当时因元翰林国史院检阅官孔泾齿行俱尊,命特释还乡任孔氏族长,并赐治家藤杖一支。《阙里孔氏世官世系》记曰 :“明太祖洪武元年,以翰林院检阅官孔泾齿行俱尊,特命还乡里,为孔氏族长。面赐藤杖一棱,令世守主领宗族事。其后衍圣公择年长行尊有德者为之,无品秩也。”不知经过了多少任孔氏家族族长的传递,承传至今,这一支藤杖依然收存在孔府内。虽然族长一职没有秩,但有了明太祖朱元璋钦赐的这支藤杖,其在族众中的震慑力,也足以令人瞠目的。这支藤杖,自从第一任持有人孔泾起,不知又传递了多少任孔族族长之手。可以说在整个明代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大概是到了清代中期,这支藤杖逐渐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因为清雍正八年(1730年),朝廷设置了孔庙四十员有品秩的执事官,族长一职多以三品执事官兼任。而藤杖流落何处,一直是个谜。长时间的迷失,以至于后来有人将雕刻有松树仙鹤的杖首,误传为“龙头拐杖”。(《孔府研究·宗族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 1959 年春,这支藤杖在曲阜城东北30公...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8
点击次数:
宋代孔氏族谱手卷郭云鹏  孟继新 家谱,又被称作族谱、宗谱等,是一种以表谱形式来记载一个家族世系繁衍以及重要人物事迹的书。我国历史上的五代十国时期,连年战乱,社会动荡不安,故传世的族谱可谓是几乎丧失殆尽,许多家族的世系也因此断了线、失了传。而传于今天的古代家谱,大多是明清时期所纂修的,今天,我们所要了解的正是珍藏于孔府内的的孔氏家谱。孔子去世后,其子孙枝蔓繁衍,孔氏也成为中华民族中一大望族,户派众多。居地不同,既有许多世居曲阜及附近各县者,也有迁居外地者。虽派分南北,却同出一源,又鉴于汉末之乱的惨痛教训,孔氏族人深感“收族于谱”之必要。孔子家谱不仅仅是孔氏私家的谱牒,同时也是中国历史上延续时间最长、保存最完整的私家族谱,两千多年来谱系不乱,堪称世界私谱之最。但要说起孔子家谱,首先应该谈及的是宋代的《孔氏族谱手卷》。从时间上看,整个手卷,经历了自北宋至南宋189年的历史。这本宋人墨迹手卷,长1103.5厘米,宽33.5厘米,系孔府旧存,原件残损断裂为数片,后又经修复装裱为长卷。卷中可见孔子十六世孙至四十九世孙的谱系、名字。可以说,《孔氏族谱手卷》就是宋代尊孔崇儒的见证,卷中既有皇帝、也有权臣争先恐后地在这本手卷中颁旨留墨,或题序于前,或续跋于尾:极赞孔子之圣德;美言圣裔之俊秀;强调家承之重要。一本孔氏族谱上能汇集如此众多的宋代君臣、名人硕儒,这真是让我们大开了眼界。这除了表明这本《孔氏族谱手卷》的珍贵外,同时还充分显示了孔氏家族在当时的显赫地位。然而孔氏家族之所以对宋代君臣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说到底,还是当时尊孔崇儒的政策所造成的。早在宋初,太祖赵匡胤为彰儒术,就对孔氏后人优礼有加。《宋史·儒林传》说:“素王之道,百代所崇。”并对当时孔子四十四代嫡孙孔宜说:“传祚袭封,抑存典则。文宣王四十四代孙,司农寺丞宜,服勤素业,砥砺廉隅,亟历官联,...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8
点击次数:
孔子楷木像陈光  孟继新 曲阜,作为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在这里曾诞生了我国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政治家孔子。而就在曲阜城的中央,坐落着规模庞大的古代建筑群,这就是孔庙和孔府。孔庙是纪念孔子的庙宇,孔府则是孔子嫡系后裔历代衍圣公居住的府第。但是,长期以来人们所了解到的孔府,多是其表面现象,对于这座豪宅里的丰富收藏,人们却知道的很少。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被孔氏后裔奉为祖传神灵,敬藏府中,秘不示人的传世之宝,即用楷木雕刻的孔子及夫人亓官氏像。孔子木雕像高37.2厘米,双膝前曲,正面蹲坐于台上,下宽15.5厘米。身穿宽领宽袖长袍,双手合抱于胸前,头戴圆帽。帽口双边,帽顶刻站方槽一周,似城墙垛口。面部为长圆形,双目横长突出,高鼻合口,卷唇不露齿,唇上两绺八字胡,下垂三绺长须,两长耳外突。因年代久远,下端已脱漆,微露糠木心,周围有虫蛀。孔子夫人亓官氏像,高41.2厘米,下宽16.5厘米。亦为双膝前曲,正面端坐。身穿长袍,腰束宽带,双手拱于袖内,不露手足。长圆胖脸,双目正视稍闭,高鼻,小口合唇,左右两耳外张。头挽发髻,靠前部发髻右旁有一站穿孔,似插簪处。下部亦有三处虫蛀,底部脱漆,亦露糠心。在《孔子大辞典》与《儒学大辞典》中均言:两尊雕像,传为孔子弟子子贡所雕。今天看来,此话并非没有道理。在孔子周游列国至卫时,子贡就曾拜孔子为师,他与孔子之间还有着深厚的感情,久不见面便相互想念。孔子在临死前,就格外想念子贡,心情急切地盼望子贡到来。子贡也很尊重孔子,孔子死后,弟子们为夫子服丧守墓三年。但三年后,唯独子贡没有离开,他依然抱着崇敬的心情又为孔子守墓三年。他的这份赤诚之心,着实令人钦佩。另外,在《孔氏祖庭广记•林中古迹》中曾记载:“夫子没,弟子各持其乡土所宜木,人植一木于墓而去。冢上特多楷木,楷木出南海。今林中楷木最盛。”可见,子贡也在孔子墓旁植了树,而且植的就是...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8
点击次数:
夫子宫墙      吕静茹  郭云鹏  彭庆涛 夫子宫墙,语出子贡,赞孔夫子之学与德也。子贡,春秋时期卫国人,名端木赐,孔门七十二贤之一,少孔子三十一岁。其人利口巧辞,在“孔门四科”中被归定为言语科贤者,可知其口才在七十二贤中当为佼佼者。生活中的他,不仅仅显露了极高的语言天赋,更是将尊师重道和崇尚美德这样的良好品质发挥到了极致。孔子周游列国十几载,六十八岁时才回到鲁国,其学生子贡则先于孔子回到鲁国,协助叔孙氏处理外事。那时的子贡不过三十六岁左右,但是年轻的他却已早早在政治、外交上取得了不菲成绩。据《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鲁哀公六年(前489年),孔子及弟子在陈绝粮时,孔子“使子贡至楚,楚昭王兴师迎孔子,然后得免”。这是子贡在外交上的第一次胜利。鲁哀公七年(前488年),吴国企图称霸,兴师北上向鲁国征百牢(牛、羊、猪各一百),鲁哀公迎吴人,而吴人非要见季康子,季康子即派子贡去应对。子贡把吴人说得哑口无言,这是子贡在外交上的又一次成功。鲁哀公十一年(前484年),吴伐齐得胜后,吴王赐给鲁国叔孙氏甲胄、利剑等物,一时间叔孙氏不知所措,随行的子贡则随即出来应对,圆满结束了这一次外交会晤。子贡具备如此显著的外交才能,加之对鲁国的政治、外交助益甚多,他人的溢美之词甚至阿谀奉承自然是随之而来。《论语·子张》就记载了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有一天,鲁国大夫叔孙武叔在朝廷上对大夫们说:“子贡比孔子更加贤明。”大夫子服景伯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子贡。很多人会觉得子贡听到这件事后一定十分高兴,甚或颇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自豪感,亦或者洋洋得意从此不屑以孔子为师。但是,这位尊师、敬师的优秀言论家这样回答了这件事,他说:“用房舍的围墙作个比喻吧,我的围墙只到肩膀高,人们都能看见房屋的美好。我老师的围墙有几丈高,一般人找不到门无...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1
点击次数:
卜商问诗冯文浩  郭云鹏  彭庆涛 自孔子以来,儒家学派绵延数千载,儒家经典也是浩如烟海,其中最为人所熟知的便是“四书五经”,《诗经》便是其中之一。孔子曾多次提及《诗经》以表现自己的赞美和重视,如:“《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但是《诗经》内容有时也会显得晦涩难懂,这时孔子的弟子便会去请教孔子,孔子也会分享自己的心得。“孔门十哲”之一的卜商就曾向孔子请教过《诗经》的相关问题。卜商,字子夏,晋国人,比孔子小四十四岁。卜商博学著称,他长于《诗》,深于《书》,明于《易》,著于《礼》。相传《诗经》、《春秋》等儒家经典是由他传授下来的。《史记》中有关卜商的一个小记载曾提到子夏提问关于《诗经》中的一个句子,孔子回答说绘画的要旨在于一个“素”字,子夏立刻深刻认识到做人也应当以礼为先。从中可见子夏和老师之间亲切的互动交流。除此之外,卜商和老师孔子还讨论过更加深入的问题。首先卜商向孔子问道:“请问《诗》上所说的‘平易近人的君王,就好比百姓的父母亲’,怎样做才可以被称为‘百姓的父母’呢?”孔子回答说:“说到‘百姓的父母’,他必须通晓礼乐的本源,达到‘五至’,做到‘三无’,并把这些普及于天下;不管任何地方出现了灾祸,他一定能够最早知道。做到了这些,才算是百姓的父母啊!”到这儿并没有结束,子夏依旧孜孜不倦的汲取知识,于是他继续询问什么是“五至”。孔子回答说:“既有爱民之心至于百姓,就会有爱民的诗歌至于百姓;既有爱民的诗歌至于百姓,就会有爱民的礼至于百姓;既有爱民的礼至于百姓,就会有爱民的乐至于百姓;既有爱民的乐至于百姓,就会有哀民不幸之心至于百姓。哀与乐是相生相成。这种道理,瞪大眼睛来看,你无法看得到;支楞起耳朵来听,你无法听得到;但君王的这种思想却充塞于天地之间。这就叫做‘五至’。”...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1
点击次数:
子路问津  陈光  郭云鹏  彭庆涛 儒家经典著作《论语》一书中记述了孔夫子这样一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若从字面上出发,这句话的意思可以理解成早上理解了道,晚上死了都可以。但也许它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即明白了仁义的道理,就应该积极地去奉行它、实践它,真正做到知行合一,即使为之付出生命,也在所不辞!而这句话中的“道”是指儒家的“仁义之道”。众所周知,“仁”是儒家思想的核心,也是孔子的最高道德和政治理想。这句话虽然短小,却深刻地反映出夫子对“道”的执著追求!同时,夫子的众弟子们也在跟随夫子学习的道路上,不断地体悟与实践“仁义”的思想。公元前489年,吴举兵陈国,陈国危在旦夕,楚国前来营救。而这时孔子一行正在赶往楚国负函的路途之中,走着走着眼看负函就在前面,可是一条河流却挡住了去路。只见这条河蜿蜒曲折,状如银蛇。而此时天色已晚,根本无法探知渡口在何处,但没有渡口又怎么过河,到达负函呢?正当孔子与众弟子为寻找渡口过河犯愁之际,子路突然欣喜道:“大家看,前面有两个农夫正在耕种,我想他们一定知道渡口在哪里!”夫子抬头一看,果真如子路所说一般,确有人在前方田地里劳作,于是对子路说道:“既然这样,你就去询问一下渡口在哪里吧!”子路连忙答应说:“好,我这就去!”或许子路不知道,那两位低头耕作的不是别人,正是隐逸之人长沮和桀溺。他们因不满于当时的黑暗现实,不与统治者合作,故选择了避世隐居,以求洁身自好的人生道路。长沮和桀溺不经意间发现一个陌生人朝自己走了过来,又抬头望见在不远处的车子上,坐着一个人。而当子路走到跟前,刚要张口表明来意,长沮便手指远处车子,询问子路:“那驾车子的人是谁啊?”子路连忙回答说:“那不是别人,正是我的老师名孔丘!”子路话音刚落,长沮再次问道:“你说的是鲁国的孔丘吗?”子路微笑回答:“是的,正是鲁国的孔丘。”子路心想:...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1
点击次数:
子牛避兄 郭耀  郭云鹏  彭庆涛 “人皆有兄弟,我独亡。”此语乃司马耕感叹自身有一位不善的哥哥而日益忧惧所发。司马耕,字子牛,春秋时期宋国人,孔门七十二贤之一。他善于言谈,性子急躁,拜孔子为师后,坚信儒家学说,尤其反对犯上作乱的行为,也因此受到后世的祭祀加封。司马耕兄弟五人,本是名门望族,他为何发此慨叹?这就与最让司马耕心烦的桓魋有关。春秋时期,桓魋深受宋景公的宠爱,而桓魋则借势发展自己,扩充部队,很快势力已经发展到足以威胁到宋景公地位的地步。即便如此,桓魋仍不满足,他认为自己的封地鞌地不如薄地,于是就请求用鞌地换取薄地。但宋景公说:“这万万不可,薄地是宋国殷商祖庙的所在地,给你岂不是坏了规矩。”宋景公虽借此拒绝了桓魋的要求,但怕桓魋不开心,便把七个城邑并入了鞌地。只可惜,桓魋对此耿耿于怀,便以答谢景公的名义请宋景公赴宴,准备在宴会上动手。景公知道了他的阴谋,告诉司马皇野说:“是我助长了桓魋的势力,今天桓魋将要加害我,请你立即救援。”皇野说:“作为臣下,却不顺从,这是神明所厌恶的,何况人呢?哪里敢不奉命!得不到左师向巢,这事办不成,请用国君的命令召他前来。”左师向巢每次吃饭一定撞钟奏乐,听到钟声,景公说:“向大人要用餐了。”向巢已吃过饭,又奏乐。景公说:“可以去了!”皇野乘着兵车去见向巢,说:“负责寻找野兽足迹的官吏前来报告说:‘逢泽有单个的麋鹿。’国君说:‘虽然桓魋没有来,左师能来,我跟他一起打猎,怎么样?’国君不好意思烦劳你,我说:‘让我试着说一下吧。’国君想要快些,所以用兵车迎接你。”向巢跟他一起上了车,到了景公那里,景公告诉了召他救援的事,向巢跪下叩拜,吓得站不起来。左师心想,我与桓魋乃亲兄弟,弟弟谋反,哥哥怕是要被连累,讨伐了桓魋下一个怕是到了我。皇野看透了向巢的心思,对宋景公说:“君王需和左师盟誓,桓魋之事不可株连。”宋...
211页次5/27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18 - 2019 曲阜彭门文化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山东省曲阜市 邮箱:pengmenstudio@163.com 电话:0537-4495168
手机:13863756448 邮编:273100